• <tr id='CBtScr'><strong id='CBtScr'></strong><small id='CBtScr'></small><button id='CBtScr'></button><li id='CBtScr'><noscript id='CBtScr'><big id='CBtScr'></big><dt id='CBtSc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BtScr'><option id='CBtScr'><table id='CBtScr'><blockquote id='CBtScr'><tbody id='CBtSc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CBtScr'></u><kbd id='CBtScr'><kbd id='CBtSc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CBtScr'><strong id='CBtSc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CBtSc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CBtSc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CBtSc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CBtScr'><em id='CBtScr'></em><td id='CBtScr'><div id='CBtSc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BtScr'><big id='CBtScr'><big id='CBtScr'></big><legend id='CBtSc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CBtScr'><div id='CBtScr'><ins id='CBtSc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CBtSc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BtSc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CBtScr'><q id='CBtScr'><noscript id='CBtScr'></noscript><dt id='CBtSc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CBtScr'><i id='CBtSc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一线风采

                极寒中,“你”的坚守护卫☉着“东极铁路”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1-01-18 15:06来源:新华网 字号:TT
                  从卐口袋里拿出来大约1分钟,记者准备用来拍照的手机就因为低温“罢工”了。1月中上旬,位于祖国版图东北端的抚远市迎来了一年中最寒冷※的时节。
                  8日早晨7点从驻地出发,半个多小时后到达上级指令的作业地段,王旭东和工友▓动作麻利地准备好工具和设备,迅即开卐始作业。趴在铺着碎石的路基上,王旭东的脸尽可能贴近冰冷的铁轨,仔细察看Ψ 铁轨的平整度,不时用粉笔在需要处理的位置做上标记。
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动作▅,王⊙旭东每天要重复成百次。
                  开工没一会儿,王旭东的帽檐上、眉毛上就结满了霜花和冰〖凌。直起身的时候,王旭东看着测温仪上的数字对记者说:“今天天儿不错,风不大,气温零下32摄氏度。昨天这个【时候,差不多零下35摄氏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50岁的王旭东是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○佳木斯工务段前进镇车间抚远工区工长。工区承担着从前进站到抚远站ξ 铁路的养护任务,全程109.496公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抚远〖站位于北纬48.30度、东经134.69度,是全国最东的火车站,距离哈尔滨东◇站973公里。王旭东班组负责养护的路段,处在全国庞大铁路管网的东北末梢,被称为“东极铁路”,2011年开通货▆运,2012年开始运载旅客。
                  前抚段铁路沿途穿越多片沼泽地,路基比正常加高3米至4米。极寒恶劣天气导致①路基易冰冻变形,铁轨表面也会凹凸不平,养护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发现不平整的位置,用3毫米至12毫米不№同厚度的垫板将轨道垫平。
                  抚远素有“风口”之称。严冬里,冒着零下30多摄氏度的低温和七八级的大风作业,对王旭东班组来说是家常便饭。每天,他们要在户外工作6小时到8小时,平※均徒步约10公里。每次,他们要先爬上高高的路基,再用绳索把几十斤重的养路↑机械工具拽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铁路系统,养护工属于最苦、最累『的工种。王旭东班组近几年来过几々个年轻人,没干多久都“跑路”了。坚守下来的13个弟兄,包括︽王旭东在内有9位复转军人,组成了一个“老兵班”。严格的组织纪律性和不怕苦精神,是让王旭东和工友们引以骄傲的资本。
                  多次被问到:是什么理由能让你坚守下来?王旭东说,参加工作最初几年①,也有过思想波动,但是现在觉得自己的工作挺重要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别看这里是末梢◣,但是这条铁轨连着省城、连着首都北京、连着全国各地,这是一条关系到稳边兴边的生命线,我们的责任就是确保每趟列车平稳安全。”王旭东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位于抚远市境内、中俄边境的『黑瞎子岛成为新的旅游“打卡地”。抚远市开通了高速公路和支线机场,但列车仍是进出游客和当地人乘坐最多⌒ 的交通工具,也是中俄贸易一条重要的货运通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,2020年春运期间▼,前抚段铁路累计安全运输旅客10676人次。
                  乘车回到位于抚远站西侧的驻地,“老兵班”工友们脱下厚重的棉工服,聚在值班室里开交接班会。“过几天就♂进腊月了,大家要做◥好准备,把设备检修好,尤其是保证柴油发电机能正常工作。同时,还要①特别注意个人防护,别再出现冻伤。”王旭东在总结时说。